小喵电台采访第二期: 可理解输入在教学中的具体体现

在录音那天,沈老师半夜从国内开启了三路视频。那晚,我们一聊就是将近两个小时。

所以,沈老师也是昼夜不分地连轴工作,第二期也就做出来。

感兴趣听录音的朋友,请点击这里

如果有兴趣阅读手稿的朋友,请继续。

您上课用什么教学法?

我上课的时候主要用的就是根据 “可理解输入” 而延伸出来的实际的教学方法。 在上一期的节目里我们已经提到了 “TPR” – TOTAL PHYSICAL RESPONSE, TPRS – TEACHING PROFICIENCY THROUGH READING AND STORYTELLING, MOVIE TALK, 等等,这些都是从“可理解输入”延伸出来的实际教学方法。

TPR是可理解输入里最简单易懂的并且最容易上手的。比方说我在这里举几个例子,我们的听众朋友就可以随时拿回到自己的教室里试试。

我在最开始接触到TPR的时候,我对这个方法的理解比较肤浅,我以为只是给几个COMMENTS,让学生站起来,坐下,走,跑。每一次,做几个动作,动作之间也没有多少联系,怎样和其它的教学内容结合起来呢?这些都没有多想。后来接触到的多了,其实TPR IS MORE THAN COMMENTS. 用这个方法其实是有很多的变动的。比方说,老师可以先一边说一边示范。然后,老师可以说,但是把示范延迟或者去掉。再者呢,可以让学生们闭上眼睛,听老师的指令,看看学生能不能听懂,做出动作。这样我们就知道哪一个指令还需要加油变换花样让学生们习得。另外,我们可以让一个学生出来做,或者将学生们分区,分别给他们不同的指令来做。还有呢,这个其实是TPR最重要的一点,很多人都不做,那就是在学生新习得的语言中,有没有可能把那些词汇重新组合?比方说,开学的第一天,我们是以这三个词汇开始的:好,看,听。我给他们做手势,学生们做手势,然后就是上面所描述的全部的过程。突然,我把游戏规则给变了,我说:“好看!” 我说:“不好听!” 或者,我会说:“看好!” “听好!”。学生们就要想,就要猜一下了。我们的目的当然不是把他们留在一个迷谷里,但是善于运用新合成词可谓是一石多鸟。

那么TPRS 呢?这个说起来就话长了。TPRS的全称是 TEACHING PROFICIENCY THROUGH READING AND STORYTELLING. 因为主要是以问故事为主,我经常简称为“故事教学法”。用故事来传承语言文化在人类的文明史上可谓是源远流长。比方说苗族人,他们是没有书面语言的,但是,他们的传说,风俗,语言及习惯是怎样保留下来的呢?一是故事,通过老一辈人讲故事,还有一个就是他们的歌谣。苗族人唱山歌非常的厉害。

现在我们再回到TPRS 上。TPRS的创始人叫 BLAINE RAY。也是一个非常温和有趣的先生。他当时是一个西班牙文老师。很年轻,家里有很多小孩。上了一年课之后呢,学生的评估很低,大家都不喜欢他的课。他的校长就把他叫到办公室去,对他说,“你这个教学方法需要改进一下,不然,我无法续签你的合同。” 他这一听就着急了。家里有一群孩子等着吃呢。所以,快想个办法呀。在他的收索的过程中,他就读到了DR KRASHEN的可理解输入的理论,他一边读一边想,“这个太有意思了,这个听起来很有道理呀。那么,到底什么方法是可理解输入呢?” 然后,他就读到了 JAMES ASHER的 “LEARNING ANOTHER LANGUAGE THROUGH ACTIONS”, 也就是 “TOTAL PHYSICAL RESPONSE/TPR”. 一开学,马上就跟学生尝试,最初的两个月,大家都兴致非常的高,两个月之后,动作做完了,上课就又走到了这个瓶颈之处,没办法,只好再给学生题写生词,做练习题。一下子,学生的学习兴趣又降低了,学生们又开始抱怨了。
怎么办?
创新呀?世界上最好的一位TPR的老师是在加州,她叫BERTY SEGAL. BERTY SEGAL 对第二语言教学的贡献也很大,她创作出了 “THREE RING CIRCUS”. 另外了,她开始了 TPR PLUS STORYING. BLAINE从这里开始,不断地完善,不断地创新,在这整个的过程中,很多其他的老师也开始运用,大家一起改进,所以就有了今天的TPRS的模式。

那么什么是TPRS呢?

要想谈论什么是TPRS, 我需要解释一下TPRS的一些基本特征。说到这些我们就需要先讨论一下 Dr. John Medina的 “Brain Rules for Baby”. 真是一本好书,我建议每一个父母都应该读。其实我在教学上的转变也是在我儿子出生之后,我首先呢想做一个好妈妈,一个称职的妈妈,所以就开始读一些关于育儿方面的书,最大的收益就是养儿育女和教书育人是相通的。所以是在无意中想做一个好妈妈的同时,我变成了一个更好的老师。我的学生其实是需要感谢我的儿子的。那么,在Brain Rules for Baby里呢,有一节视频叫”Parentese”,就是说父母是怎么跟小宝宝对话的。Dr. John Medina总结出几个特点:1)把元音拉长。2)把声母剪短。3)把声调提高。他没有说第四点,我自己觉得也是很重要的,就是4)把词汇或者交谈的内容简化。

好,让我们再次回到什么是TPRS这个问题上。TPRS就是用一个模拟式的好像是妈妈跟小宝宝互动的一种方式来教学。比方说,妈妈跟小宝宝说话,是要把语速放慢的,所以,一个TPRS的课堂,老师对于新生说话的语速是非常慢的。其次,妈妈不跟小宝宝长篇大论地谈论问题,妈妈跟小宝宝说话用最常用的词汇,并且把这些词汇简化。第三,妈妈跟宝宝说话很耐心,要指着呀,用动作呀,用实物呀,总是就事论事,而不是玩儿空手道。其实在一个TPRS的课堂上,一个好的TPRS老师也是这样上课的,因为我们的目标在于让学生100%地懂得我们上课的内容。是可理解输入吗,如果学生不理解,就没有办法输入。没有办法输入,就无法习得。没有办法习得,就无法输出。

如果读者朋友对第一期的采访感兴趣,请 点击这里

对第三期采访感兴趣的朋友,请点击这里来具体了解TPRS的具体步骤。

卢海云

Leave a Reply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Subscribe  
Notify o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