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喵电台采访第三期:TPRS的具体步骤

作者:卢海云

再次感谢小喵电台的采访,音响工程师Shawn又是马不停蹄地剪接,第三期节目出来了。

如果有时间听广播的朋友,请点击这里

对于没有时间听广播的朋友,下面是我整理出来的讲稿。虽然并不是一字一句的对照,基本的主题是一致的。

那么什么是TPRS呢?

要想谈论什么是TPRS, 我需要解释一下TPRS的一些基本特征。说到这些我们就需要先讨论一下 Dr. John Medina的 “Brain Rules for Baby”. 真是一本好书,我建议每一个父母都应该读。其实我在教学上的转型也是在我儿子出生之后,我首先呢想做一个好妈妈,一个称职的妈妈,所以就开始读一些关于育儿方面的书。最大的收益就是养儿育女和教书育人是相通的。所以是在无意中想做一个好妈妈的同时,我变成了一个更好的老师。我的学生其实是需要感谢我儿子的。
那么,在Brain Rules for Baby里呢,有一节视频叫”Parentese”,就是说父母是怎么跟小宝宝对话的。Dr. John Medina总结出几个特点:1)把元音拉长。2)把声母剪短。3)把声调提高。他没有说第四点,我自己觉得也是很重要的,就是 4)把词汇或者交谈的内容简化。

好,让我们再次回到什么是TPRS这个问题上。TPRS就是用一个模拟式的好像是妈妈跟小宝宝互动的一种方式来教学。比方说,妈妈跟小宝宝说话,是要把语速放慢的,所以,一个TPRS的课堂,老师对于新生说话的语速是非常慢的。其次,妈妈不跟小宝宝长篇大论地谈论问题,妈妈跟小宝宝说话用最常用的词汇,并且把这些词汇简化。第三,妈妈跟宝宝说话很耐心,要指着呀,用动作呀,用实物呀,总是就事论事,而不是玩儿空手道。其实在一个TPRS的课堂上,一个好的TPRS老师也是这样上课的,因为我们的目标在于让学生100%地懂得我们上课的内容。是可理解输入吗,如果学生不理解,就没有办法输入。没有办法输入,就无法习得。没有办法习得,就无法输出。

TPRS的教学有三部曲

第一部曲是”establish meaning” – 就是说首先,我们需要奠定一个词汇确切的含义或者一个结构的确切的用法。这一步其实是有很多方法的。比方说:

用实物

用手势

肢体语言

用图片

用简洁的英文翻译

或者全部都用。

但是最关键的一点是不要把学生蒙在鼓里。有时候我们自己觉得很一目了然的东西,由于文化上,语言上,年龄上甚至个人习惯表达上的差异,对于学生们来说,其实并不是一目了然,而是一头雾水。所以,我们一定要检查学生到底了解了没有。如果没有,快快地用英文解释一下,几秒钟,省事省力。

TPRS的第二部曲就是问故事了。问故事可谓是TPRS教学法中的精华。它所问故事的技巧叫 ”循环式提问“。一句话,用循环式提问,可以轻而易举地问出很多个问题。

问题的基本模式有三种:

是不是?
是这个还是那个?
还有就是所谓的 ‘WH’问题,在哪儿呀,谁呀,什么时候呀,怎么呀?为什么呀?等等。

并且这些个问题不只是针对一个人,一件事或者一个动作提问的。我们的问题是要对这句话里的主谓宾一一提问,所有的方方面面都问到才可以。

比方说,”Obama喜欢打篮球。” 我们可以问:

Obama打篮球吗?/ Obama喜欢打篮球吗?

Obama跳舞吗?/ Obama喜欢跳舞吗?

Betty White打篮球吗?/ Betty White喜欢打篮球吗?

Obama 和Betty White打篮球吗?

谁打篮球?

Obama喜欢做什么?

Michael Jordan打篮球吗?

你喜欢看Betty White打篮球还是Obama 打篮球?

为什么?

你喜欢看Michael Jordan打篮球还是Obama打篮球?

为什么?

H Clinton打篮球吗?

Tyler Swift 打篮球吗?

Tyler Swift打篮球还是跳舞?

Obama打篮球还是跳舞?

Obama不喜欢打篮球吗?

Obama不喜欢打篮球还是跳舞?

Obama喜欢什么?

谁可以像OBAMA一样打篮球…

(我举得这些人名基本上是高中生感兴趣的人物,如果读者教不同的年龄阶段的学生,另外在不同的国家或者地区,请找到你们当地学生,在他们的年龄段所感兴趣的人物或者东西。举一反三地用这些人物。)

看一个会问故事的老师问故事是一件非常享受的事情。因为他会动用学生演员,对话,课堂画家多种角色将全班的学生都带入进来。这个故事的方向完全是由学生的兴趣主宰的。是真正的以学生为中心的教学。说句实话,问故事是故事教学法中最精华的一块,同时,也是故事教学法中最具有挑战性的一块。很多人都觉得“怎么办呀,我没有那么多问题?我怎么问了?再说,要是学生给我的答案不是我想要的,怎么办?”

其实,问故事是有很多不同的方法的,比方说你可以只问学生的信息,或者观点和感觉,再者对某件事的反应或者看法。在问的过程中,把不同学生的观点不时地进行比较。这就可以是一种问法。循环式提问的经典就在于让大家有很多问题来回答或者讨论,其实TPRS教学并不是说你一定,你必须得发展出一个故事来。只要你一节课都在跟学生互动,在给他们提供“可理解输入”,就是成功。第二种问故事的方法是,你可以列一个大致框架出来,比方说像我刚刚举得Dr. Krashen上课的那个例子。我在上课之前是有一个框架的。我知道我想要一个主人公,他想要某个人做他的朋友。这就是我的故事框架。至于他是一个男孩还是一个女孩,我的学生可以决定。决定性别之后,我们再一起讨论他叫什么名字,他贵姓,他住在哪儿,他多大了,他在哪儿上学,等等。这些,学生们都可以决定,我只要问问题就可以了。然后我要看那天的重点词汇是什么: “想要SB做朋友”。我就又开始问了,他想要谁做他的朋友呀?是JB?Harry Potter?Braca Obama? 自己班上的同学?问来问去,就出来了。就这样一步步走下来,其实一点都不难。

“比较的目的在哪里?” 或者 “循环式提问”的优势在哪里?

“首先,我们的大脑在习得语言的过程中需要大量的有意义的重复。如果我们的教学目标是让我们的学生可以达到一定的流利程度(Fluency)和一定的精通程度(Proficiency), 以便他可以得心应手地与人在用二外,三外交流的话,我们就需要给学生提供大量的有意义的重复。第二点就是我们的大脑喜欢猎奇。如果我们只给他们重复的信息,没有变化,我们的大脑和耳朵会自动关掉。我想大家都听说过”Autopilet” 这个词,就是这个道理。第三,在比较的时候,我们才可以把很多个不同的问题在不同的语境中,把对主谓宾的提问都一一涉及到。这样就会避免课堂变得重复单一。第四,在比较的时候,我们是以学生的答案,也就是他们的兴趣为中心的,就可以把轻而易举地把学生的学习情绪和兴趣都带动起来。”

TPRS的第三部曲就是阅读了。说到阅读我们就需要提到Embedded Reading. Embedded Reading就像俄罗斯的套娃一样。由简单到复杂,一环套一环。Embedded Reading有很多优势。比方说它给学生提供一个徐徐渐进的阶梯,在心理上给学生提供一个安全网。另外在当今社会汉字要怎么学?怎么认?

在ACTFL的时候,有一天晚上,我请Dr. Krashen读了一个我新写的一个小故事。《什么都吃的Willy Goat》。他老人家一开始的时候是结结巴巴的,我一边给他做手势,一边在旁边当他实在想不起来的时候就提醒他一下。因为故事的重复性非常的高,他读着读着就看着眼顺了。那些本来陌生的汉字也慢慢的变成了熟人似的。所以,他在ACTFL提到我的时候说我给了他一个personal demonstration,当我们把汉字放在可以理解的故事里的时候让它们多次反复地出现,汉字就会顺理成章地成为我们的朋友。作为一个native speaker, 这种写法是很违背我们的作为母语者在我们写作过程中的训练的。给母语者的读物是:语言要简洁,同一个词尽量不要重复,表达内容要有深度呀,要显示我们的文学修养呀等等。不过,我们也可以考虑一下美国的Step readers. 给孩子们的读物都是语言很简单,重复性很强。TPRS的读物以及Embedded Reading其实遵循的就是这个一个原理。

对第一期感兴趣的朋友,想了解一下Dr. Krashen是怎样上中文课的朋友,请点击这里

对第二期节目感兴趣的朋友,想了解一下 “可理解输入”的基本理念的朋友,请点击这里

Leave a Reply

Please Login to comment
  Subscribe  
Notify o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