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芭拉-布什的葬礼

刚刚在微信上看到一篇关于芭芭拉-布什的葬礼的文章。文中极力称赞美国葬礼的轻松和文明方式。每个上来致言的人都在讲笑话,听众也都在捧腹大笑,葬礼像是一个喜剧场。文中流露出很多赞美之情。


在美旅居将近20年了。最初也是这样的感受。没有人哭哭啼啼地,大家都非常文明,理智也很节制。气氛也很放松,一点都不郁闷,也不阴森恐怖…

生活久了,就慢慢看出事物的两面性了。

记得30年前左右,我奶奶过世。因为奶奶缺乏息事宁人的个性,在偏心和拨弄是非的摆布下,我父亲的几个兄弟姐妹相处的不好。葬礼好像持续了很多天。家人都在比“孝顺”,在奶奶的葬礼时就是要比哭。每当司仪远远地看到一个亲戚或者朋友来吊丧,他一声长叫,民间的响器班开始敲响锣鼓,孝子孝孙们就开始比了,看看谁大声,泪多,还有鼻涕流的远。是很恶心。记得下葬后,妈妈说了一句实话:这下把这么多年的郁闷和冤屈都哭出来了。

当时,不理解,现在想想,中国葬礼的“哭戏”其实很有疗愈作用。

十年前,我来美国的第一位英文老师的先生过世。老人家不幸得了血癌,从发病到过世大约有4年的时间。自从先生被诊断后,老师很少有过笑脸。她在老先生的最后几年都是在恐怖的期待着度过。在老先生的葬礼上,觉得她老人家一定会倒下。没想到70多岁的人了,穿着高跟鞋,带着一串精美的珍珠项链,文雅地跟人握手聊天,还体贴地招呼客人,提醒大家吃饭。葬礼后,老人家得了严重的抑郁症,看了心理医生也吃药,都十几年了。每次见到她都很心疼。

你可能要问:那,如果是你的葬礼,你希望子孙怎么做?或者,你要问我:那,如果你去参加一个葬礼,你想要哪个方式?

答案是:不知道,也不敢想。父母都70多岁了,都很健康,是我们的福分。希望他们长寿。走的时候寿极而终,无病无痛,心里充满的是幸福和快乐。也希望等到有一天,我走的时候,也是这样。更希望每一个世人,都是这样的走法。

Leave a Reply

Please Login to comment
  Subscribe  
Notify o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