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喵电台采访第二期: 可理解输入在教学中的具体体现

在录音那天,沈老师半夜从国内开启了三路视频。那晚,我们一聊就是将近两个小时。 所以,沈老师也是昼夜不分地连轴工作,第二期也就做出来。 感兴趣听录音的朋友,请点击这里。 如果有兴趣阅读手稿的朋友,请继续。 您上课用什么教学法? 我上课的时候主要用的就是根据 “可理解输入” 而延伸出来的实际的教学方法。 在上一期的节目里我们已经提到了 “TPR” – TOTAL PHYSICAL RESPONSE, TPRS – TEACHING PROFICIENCY THROUGH READING AND STORYTELLING, MOVIE TALK, 等等,这些都是从“可理解输入”延伸出来的实际教学方法。 TPR是可理解输入里最简单易懂的并且最容易上手的。比方说我在这里举几个例子,我们的听众朋友就可以随时拿回到自己的教室里试试。 我在最开始接触到TPR的时候,我对这个方法的理解比较肤浅,我以为只是给几个COMMENTS,让学生站起来,坐下,走,跑。每一次,做几个动作,动作之间也没有多少联系,怎样和其它的教学内容结合起来呢?这些都没有多想。后来接触到的多了,其实TPR IS MORE THAN COMMENTS. 用这个方法其实是有很多的变动的。比方说,老师可以先一边说一边示范。然后,老师可以说,但是把示范延迟或者去掉。再者呢,可以让学生们闭上眼睛,听老师的指令,看看学生能不能听懂,做出动作。这样我们就知道哪一个指令还需要加油变换花样让学生们习得。另外,我们可以让一个学生出来做,或者将学生们分区,分别给他们不同的指令来做。还有呢,这个其实是TPR最重要的一点,很多人都不做,那就是在学生新习得的语言中,有没有可能把那些词汇重新组合?比方说,开学的第一天,我们是以这三个词汇开始的:好,看,听。我给他们做手势,学生们做手势,然后就是上面所描述的全部的过程。突然,我把游戏规则给变了,我说:“好看!” 我说:“不好听!” 或者,我会说:“看好!” “听好!”。学生们就要想,就要猜一下了。我们的目的当然不是把他们留在一个迷谷里,但是善于运用新合成词可谓是一石多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