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喵电台采访第二期: 可理解输入在教学中的具体体现

在录音那天,沈老师半夜从国内开启了三路视频。那晚,我们一聊就是将近两个小时。 所以,沈老师也是昼夜不分地连轴工作,第二期也就做出来。 感兴趣听录音的朋友,请点击这里。 如果有兴趣阅读手稿的朋友,请继续。 您上课用什么教学法? 我上课的时候主要用的就是根据 “可理解输入” 而延伸出来的实际的教学方法。 在上一期的节目里我们已经提到了 “TPR” – TOTAL PHYSICAL RESPONSE, TPRS – TEACHING PROFICIENCY THROUGH READING AND STORYTELLING, MOVIE TALK, 等等,这些都是从“可理解输入”延伸出来的实际教学方法。 TPR是可理解输入里最简单易懂的并且最容易上手的。比方说我在这里举几个例子,我们的听众朋友就可以随时拿回到自己的教室里试试。 我在最开始接触到TPR的时候,我对这个方法的理解比较肤浅,我以为只是给几个COMMENTS,让学生站起来,坐下,走,跑。每一次,做几个动作,动作之间也没有多少联系,怎样和其它的教学内容结合起来呢?这些都没有多想。后来接触到的多了,其实TPR IS MORE THAN COMMENTS. 用这个方法其实是有很多的变动的。比方说,老师可以先一边说一边示范。然后,老师可以说,但是把示范延迟或者去掉。再者呢,可以让学生们闭上眼睛,听老师的指令,看看学生能不能听懂,做出动作。这样我们就知道哪一个指令还需要加油变换花样让学生们习得。另外,我们可以让一个学生出来做,或者将学生们分区,分别给他们不同的指令来做。还有呢,这个其实是TPR最重要的一点,很多人都不做,那就是在学生新习得的语言中,有没有可能把那些词汇重新组合?比方说,开学的第一天,我们是以这三个词汇开始的:好,看,听。我给他们做手势,学生们做手势,然后就是上面所描述的全部的过程。突然,我把游戏规则给变了,我说:“好看!” 我说:“不好听!” 或者,我会说:“看好!” “听好!”。学生们就要想,就要猜一下了。我们的目的当然不是把他们留在一个迷谷里,但是善于运用新合成词可谓是一石多鸟。 […]

小喵电台采访第一期: 可理解输入和 Dr. Krashen学中文趣事

在2015年的圣诞节前后,有幸通过在西雅图的Xiaofeng Foster老师的搭桥和牵线,我在小喵电台录了几期关于怎样将“可理解输入”在课堂中的具体运用起来的话题。 今天,终于,我将手稿整理出来了。现在连着小喵电台的录音,供没有时间听录音的朋友可以快速地阅览一下。请多提反馈意见。 小喵电台采访第一期:可理解输入和Dr. Krashen学中文趣事 什么是“可理解输入”? 关于可理解输入的定论和解释有很多资源。要是想深入理解的话,肯定是需要到Dr. Krashen本人的网页上。Dr. Krahshen把他一生的心血基本上都转为免费的资料放在互联网上。所以,如果听众朋友到 www.sdkrashen.com,在他的左手边就会看到一个链接,叫“Principles and practice in second language acquisition”. 可以免费下载。有时间的话,大家慢慢拜读一下,一共是202页,一定会受益匪浅。不过今天我要给大家所解释的可理解输入的简化版,是由 Dr. Terry Waltz总结出来的几个特征。Dr Terry Waltz是也是一个做TPRS的专家,她的总结和分析能力是超人的。 那么,我们再回到正题上:什么是“可理解输入呢?” 可理解输入就是说我们的大脑习得语言呢是当她听到她可以理解的可以听懂的语言,她才可以习得,才可以把听到的信息转化为自身的一部分。 可理解输入有几个特点:1)我们的大脑需要多次的有意义的富有变化的重复才可以习得新的信息。所以如果我们只给学生过几遍新词汇后者结构,就都期待着他们会自己灵活运用,是不现实的。2)掌握一段新的语言是需要时间的。并且每一个人需要的时间都不一样,就像孩子们学说话一样,我们不知道哪一个孩子会在多大的时候开始说话。所以,作为老师,我们不应该期待每一个学生都是我们的super star学生,特别是当我们遇到比较慢一点的学生,我们就感到很失望。3)语言输出是在语言输入积累到一定的基础上自然发生的。好比是泡茶, 你的茶壶里需要达到一定的水量,你才可以把水倒出来。不然那就真的成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4)i + 1。要是想让学生每次习得新的东西,我们需要在他们现有的基础上,加上新的信息。如果过难,学生的 “affective filter”就会过高。如果过于简单,学生得不到新的挑战,就会觉得课很无聊。 Dr. Krashen学中文的时候有什么趣事吗? 有呀,有很多。比方说有一次我们在用几个新的句型跟学生们一起创造一个故事。当时的两个句型是:”对…说”, “跟…玩儿…” […]